您好,欢迎访问 www.mqxgz.com 酒桃网! 客服QQ: 321613961

收藏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酒价格

疯狂的酱香酒价格连续三连涨经销商拍手叫好

字体大小:[日期:2021-04-09]阅读:

导读:断货、涨价,是近两年酱酒圈里的热词,酱酒的“大牛市”真的来了吗?仅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7%-8%的酱酒,就像其侵略性的口感一样,霸道总裁般地让酒圈内外的人都感知到其近乎疯狂的热度。从茅台热到酱酒热,背后

酱香酒价格

   断货、涨价,是近两年酱酒圈里的热词,酱酒的“大牛市”真的来了吗?仅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7%-8%的酱酒,就像其侵略性的口感一样,霸道总裁般地让酒圈内外的人都感知到其近乎疯狂的热度。

  从茅台热到酱酒热,背后是白酒市场品质升级的终极战役:高端商务宴请中的“十局九酱”、各大酒企入局搭乘酱酒热快车、酱酒稀缺引发的酱酒投资热潮……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推出“疯狂的酱酒”系列报道,从媒体视角透视当下大家关注的酱酒热潮,小切口为您解析酱酒那些事。

  “疯狂的酱酒”系列报道(一)

  酱酒到底有多疯狂?河南郑州做酒水贸易18年的王平惊呼:“开车的速度竟然撵不上酱酒涨价的速度!”

  3月中下旬,他开车从郑州到许昌,上高速到下高速一小时的时间内,订购的100箱银质习酒价格竟然连涨了三次,每箱的价格从680元涨到690元、700元,到达店里接货时,价格又涨到了720元。在酒行业做了18年“身经百战”的他,在接受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感慨说:“一小时的时间,680元涨到720元,电影都不敢这么演!”用疯狂来形容“酱酒热”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疯狂的酱酒

  断货、涨价、订货难

  济南酒商邹云军入局酒水行业4年,在济南主做一款高端酱酒品牌,恰好地遇上了酱酒热的风口。在他的印象中,2020年疫情期过后酱酒开始出现明显的抬头趋势,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断货、涨价、订货难。

  “比如,想定1000箱,可能最后通过关系才能拿到500箱,客户来看酒,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看看有没有货。”邹云军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从去年疫情到现在,他了解到的不少酱酒品牌的涨价幅度都在30%左右,并且涨价和断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

  北京一家商贸公司负责人王先生做酒也有十几年了,聊起来当下的酱酒热不禁唏嘘,连连说了几个如果。“如果2015年可以多存些羊年茅台,直接躺赚了”。王先生开玩笑说,2018年在北京丰台区买的房子贬值了100万,但是如果拿这些钱存了酒,现在直接翻番了。

  虽说是句无奈的玩笑话,但茅台的涨价潮确实影响了酒圈人,甚至近两年衍生出来“抢茅台的年轻人”这一特殊群体。

  济南酒类收藏爱好者钱先生的微信聊天记录里,近期还时常收到“求收购茅台”的信息,这些信息就来自“抢茅台的年轻人”,只是随着抢购难度的增加,年轻人们手里的存货也少了很多。

  作为一名酒类收藏爱好者,钱先生可以说一名实实在在的“茅友”了,曾在2000年入手过300元一瓶的茅台,也曾在2021年为买一箱茅台购买了搭售的6箱茅台王子酒。“最直观的感受是,爱喝酱酒的工薪阶层的酒友们,喝不起了。”钱先生给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算了一笔账,就拿茅台王子酒来说,原本七八十块钱一瓶,每天喝个二两,一瓶酒能喝四五天,但现在一瓶200多的价格,着实“喝不起”。

  蹭酱香流量

  山东酒企染酱上车

  河南郑州做酒水贸易的王平在酒水圈泡了18年,自认为对圈内的营销套路摸得还算透彻,但最近两年的酱酒热他也有点看不懂了,好多次与上游卖家谈好价格谈好又遭遇突然涨价,导致拿不到货。更让人摸不透的是,市场上一度断货的一款酒水,不少批发商从200箱、500箱开始逐步加大进货数量,每次都能秒出货,在批发商拿出身家进货2000箱甚至更多想大赚一笔时,却发现,货卖不出去了。

  “迷茫,就是迷茫,生意不会做了。”王平直言,回顾酱酒热这两年来走过的路,不少酒水批发商们也在猜测其中或存在一种商业操作,有专门的酒水营销团队进行炒作,买货、卖货之间来回循环,结果就是大量货物压在批发商手中,被实实在在的“套牢”了。

  这些真金白金地拿出身家的酒水批发商在迷茫中摸索着,甚至有几位无奈“离场”,转做浓香型白酒或其他酒水,“玩不转酱酒,不玩了”。

  而在批发商迷茫甚至离场时,一些做浓香型、兼香型白酒的山东酒企在观望后依然选择了染酱入局。

  众所周知,酱酒与其他香型的白酒之所以不同,窖池、基酒、酿造工艺、5年左右的生产周期……每一项拿出来都是不小的开支,更何况还有最珍贵也最难争取的时间成本,于是很多酒企去贵州等地购买基酒来满足酱酒的生产需要,还有一些酒企在贵州等酱酒产地寻找代工酒厂。

  酱酒基酒的稀缺性摆在这里,山东酒企人并不避讳购买基酒事实,济南一酒企做市场销售的工作人员称,懂酒的他们,要为消费者做“酱酒的优选商”。但拳头产品、主打单品一直是兼香型或浓香型白酒的酒企,是为了赶紧搭乘酱酒快车蹭短期热度,还是长期计划进行企业转型,恐怕每个企业的掌门人也有自己的算盘。

  在2020年底召开的第十五届白酒企业经营厂长座谈会上,趵突泉酒业副总经理杨连明曾公开表示:面对当下白酒市场“酱酒热”的现象,酱酒对鲁酒企业来说只是权宜之计,并不能够成为未来鲁酒发展的“救世主”。鲁酒企业还是应专注自身品牌,发展鲁酒特色香型,提升品牌核心竞争力。